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专题

三十年河东

 2018/07/11/ 09:41 来源: 作者:王又锋

  河东村与河西村隔河相望,河既是两村的界河,也是两县的界河。虽近在眼前,却相隔甚远——要想到对岸的村子,除非涉急流,否则要绕很远的路,才有过河的桥。

  河东村人是幸运的。1988年夏,在村大队书记李铁牛的张罗下,村办企业罐头加工厂开张。凭着他的巨大能耐,经过三年努力,罐头终于打开销路,厂子走上了赚钱的路子。

  “村办企业为村民,就是让大家早日过上好日子。”李铁牛常说。他将村里富余劳动力尽可能地安置进厂,让村民不用往外跑,就能在家门口做工挣钱。厂子毕竟招工有限,谁先进去谁就占了位置,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只要不犯大错,一般不会被开除,有点铁饭碗的感觉。

  为了抢“铁饭碗”,很多父母让自己的子女早早辍学,进厂挣钱。“多念几年书,多花钱不说,将来出来还不是要找工作。再说,铁牛大哥也没念过几年书,不照样有出息?”不知道有多少河东村民多少次这样说。

  就这样,近半河东村民都进了厂,过上了好日子,河东村成了是远近闻名、十里八乡羡慕的富裕村。李铁牛看着一家家摆脱贫困,建起了新房,心里乐开了花。

  相比之下,河西村就落后多了。一个个老实巴交,没什么经济头脑,改革开放的春风好像没曾吹拂过这片贫瘠的土地。刘老三和村里老少爷们眼巴巴看着对岸建厂房,又眼睁睁看着对岸新房拔地起。尤其是过年时,对岸腾空绽放的烟火一次次照亮这边的天空,那光芒像探照灯,照得刘老三们几乎睁不开眼睛,同时也将河西村的破落暴露无遗。

  刘老三天天拼命干农活,无奈年复一年光景依旧。看着衣衫破旧、面带菜色的三个娃子,刘老三边捯饬粪坑,边心疼地嘟囔道:“龙、虎、豹,多好的名字啊!”和其他河西村人一样,他深知贫困的根源——没文化没本事。因此,刘老三有强烈的渴望,那就是一定要供孩子读书,寄望他们跳出农门,不再重复自己这一辈儿生的艰辛。

  故此,河西村人尽管贫穷,但都拼了命地让娃娃读书,他们的娃子也都懂事用功读书。大人和小孩都明白,不像对岸的河东村人在村里就能进厂做工,他们除了一辈子“修理”地球,还能干什么呢?“儿啊,你们只管读书,就是砸锅卖铁,爹也会供你们上学”不知道有多少河西村民像刘老三一样如此说过。

  就这样,刘老三家三个娃都读了大学,其中一个还读了博士,而整个河西村,过半家里都出了大学生。即使考不上大学,老一辈也不会让他们直接出去打工,而是送进技校,学一门手艺。为此,他们过着更加贫苦的日子。河西村成了远近臭名、十里八乡不待见的贫困村。刘老三们痛并苦着度日。

  时光随河水日夜奔流。2013年随着一条省道的贯通,连接两村的大桥投入使用,河两岸悄然发生了变改。这年春节前,河东村罐头厂宣布裁减员工,部分村人被迫“放眼看世界”外出打工。也是在这一年,河西村刘老三的老幺刘豹在两位哥哥的财力支持下,回村创业,承包三十亩地,种水果到城里卖。

  2016年,刘豹又承包了六十亩地,却不见他像过去那样频繁奔波。说是开了什么网店,城里人鼠标一点就可以下单。受刘家老三创业成功的影响,在外打工和读书的河西村青年,纷纷返村创业,开网店的开网店,搞民宿的搞民宿,做手工艺的做手工艺。往昔鸡鸣狗吠声压过人声的河西村,一下子热闹起来。而河东村的罐头厂每况愈下,更多的河东村人外出打工,有的还到对岸做起了工。

  今年春节前,河东村的老支书李铁牛没能捱过寒冬,撒手离去。不到一月,罐头厂就宣布倒闭。据说厂子已经亏损了好几年了,是一辈子带领村民致富的李铁牛执意不关厂子。无奈作为乡村能人的他,生前无力扭转罐头厂的颓势,更无法过问身后事。河东村人纷纷过河,到河西村打工,他们的田也成了刘豹的种植基地。

  当满脸沧桑却精神矍铄的刘老三以监工的身份,站在河东村的土地上时,明亮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他不禁想起那些年春节时河东村绚烂的烟火……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