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专题

南 乡

 2018/09/11/ 14:52 来源: 作者:赵怀侠

  南乡不是一个具体的地名,而是临洮南部一大片地域的泛称。

  出临洮县城,向南跨过姬家河大桥,数十里平川东依滚滚洮河呈南北走向的A字形,河东是无尽的山,川西也是无尽的山。东西两条山系在南端距县城七十多华里处合在一起,夹断了川,挤窄了河,形成一道极为险要的天堑——海巅峡。临洮南部五个乡镇的数千户人家或分布在川的腹地上,或撒落在山的皱褶里,这就是南乡了。

  春夏时节,田野里、山坡上、小河边到处都能听到一种火辣辣的叫人脸红心跳的民歌,民歌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花儿;一到冬天,大雪封门的时侯,老人们在炕沿上支起铜火盆,一盆燃得很旺的柴火旁煨一个罐罐茶,一段段神奇而古老的民间故事就丰富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世界,这就是南乡了。

  南乡的山多水多,那山是真正的山,最爱长草长树;一座南屏山、一座紫松山就仿佛汇聚了临洮所有山的绿色精华。那水是真正的水,随便哪个沟沟岔岔里挖一个坑就有清冽甘甜的水汩汩涌出来。在南乡过了大半辈子穷苦日子的老人们出了趟门,看看陇中的旱塬再看看北乡的窖水,摇摇头感慨万千地说:那光秃秃的叫什么山呀,那黄浊浊的水怎么吃呀。回来教训子孙们: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数来数去就咱南乡的水土最养人。南乡人便祖祖辈辈守着这块肥沃的家园,不大有人出门,谈婚论嫁一般都在方圆二三十里之内择亲。几个互不相识的南乡人碰在一起,谈来谈去竟往往都是亲戚。

  南乡在临洮历史上不是战略要地,但南乡在明、清以前是汉、藏杂居之地,这种特殊的历史背景给南乡人的血脉中注入了团结、勇悍、乐观、豪爽的性格特征。也就是这种性格造就了一代英雄王仲甲,在中国西北的民族革命史上写下了轰轰烈烈可歌可泣的一页;也由于清代至民国时期民族纠纷引起的战乱频繁不断,南乡的祖辈们经历了过多的腥风血雨、经历了过多的流离失所,南乡人便很珍惜安居乐业的生活方式,他们恋着南乡这一片好山好水,把贫苦的日子打发得欢欢乐乐滋滋润润。

  南乡人一年四季都在各式各样的节日中度过,他们觉得生活中少了节日也就少了意义,于是用花儿会把一个漫长而无聊的夏天过得丰富多彩,用拉扎节把累人熬人的秋天过得喜气洋洋。到南乡住上一段时间,就能体会到南乡人的精神世界其实很精彩。随便哪个姑娘、媳妇随口就能唱几曲妙趣横生的洮岷花儿,随便哪个老人、小伙就可以给你讲几段与南乡花儿有关的故事。有两个故事最感人:有个南乡闺女去洮河东岸的姑母家走亲戚,一天她约了姑母庄子里的三五个姑娘和媳妇到河边洗衣服,听到河西岸有人唱花儿,就隔着一条河对唱上了,双方都唱得相当不错,等唱了个把时辰相互攀根问底时,闺女才知道对岸唱花儿的竟是从十几里外赶着毛驴来河边水磨坊磨面的父亲。南乡人唱花儿最忌讳亲族男女,更何况父女俩。姑娘羞愧难当,当即投河自尽了。还有个唱了一辈子花儿的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一时头脑糊涂,竟把儿子新盖的楼梯误当成莲花山的石磴,爬到楼上唱起了花儿,吓得儿媳、女儿全躲起来,儿子上去拉他时他说就让我上这最后一次莲花山吧……。南乡花儿带给们人欢乐的同时,也酿造了无数的人间悲喜剧。有人把花儿称为高原之魂大概是赞美之辞,但花儿会使南乡的夏天成为歌的夏天这是不争的事实。

  与花儿会相比,南乡的拉扎节就更具有节日气氛了。从农历七月到十月初的近三个月时间内,南乡的拉扎节伴随着繁忙的农事,每天一庄轮流开来,亲戚朋友来来往往使人应接不暇,南乡的女人就边忙边骂:谁留下的这烂规程,明年咱不过这拉扎了。但骂归骂,朴实而大方的南乡女人们看着自家过节人客不绝门庭若市,觉得脸上很有光彩,于是极尽烹调之能事,把菜炒得色香味俱佳,把档次提得一年比一年高。拉扎是藏语山神的音译 ,中心内容当然是跳神了:在村神场里扬幡挂彩,法师们身穿五色神衣、手击羊皮羯鼓,用一种说不上是现代舞蹈还是原始武术的“傩舞”来祭山神、接泉神、送瘟神,把整个一个南乡闹得沸沸扬扬热热闹闹。南乡人对过拉扎的重视程度甚于过年,他们懂得庄稼是天地之精华,是人与自然共同的心血结晶,在一年庄稼收获后理应天地人神同欢共娱。

  南乡特殊的历史环境和优裕的自然资源造就了南乡多少代人故土难离的恋乡情结。靠山吃山的南乡人常说好出门不如穷家里坐,在他们眼里这地里有粮吃山上有柴烧沟里有水喝还有花儿会浪的南乡就是他们所有的世界,离开家乡就意味着背叛。改革开放初,南乡人先是看不惯浙江人带了妻子背了儿女到处走乡串户做木活、弹棉花、卖尼纶绳子拼命挣钱又拼命流浪的样子,接着又看不惯周围那些年一过罢就弃家丢口出门打工的年轻人。但他们有时也羡慕浙江人成千上万往家里寄钱,更羡慕年轻人们年底回家挣了大把的票子买摩托盖楼房甚至还领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回来。看看周围世界发生着的变化,南乡人慢慢有了忧患意识,南乡的老人对子女们说:庄稼要种,副业也要搞,穷家再难舍也得舍。于是年一过罢,通往全国各大城市的汽车、火车上都有了南乡人的身影;东到北京、西至拉萨、南到广州、北往新疆,商场酒店里、建筑工地上、青藏线、农牧场、乃至国际贸易市场,反正只要能挣钱的地方就有南乡人匆匆的步履。你在某个城市碰到几个能吃苦、重情谊、干活利索且又喜欢喝酒的西北小伙,一打问准是临洮南乡人。南乡人的小农经济思想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转换。南乡人打开手机上网看某个中央领导的讲话,也玩味哪些话将会给农村带来一些比较实惠的变化,哪些话可能是贪官污吏们将要倒霉吃大亏的前兆。南乡的企业家们或在外地成立公司或在家乡建厂房,从网上掌握广州的药材价格、掌握兰州猪肉的价格、掌握全国各地的市场信息。南乡的农民也真正体会到了保护环境就是保护自己这句话的份量了,他们重新在山上和沟里大片地种树大片地种草,把几近消失的绿色又植在了南乡的山山洼洼,使紫松山、南屏山重现了昔日多姿的风采、使三甲电站高峡平湖倒影的山光云影更加清新明丽。

  南乡的政治、经济地位在临洮无足轻重。淳朴厚道的南乡人淡泊名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团结友爱、踏踏实实的工作,从来不争权夺利。但南乡的文化地位却不得不使周围的人刮目相看。南乡的民俗文化养大的南乡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显示出非凡的才华和卓越的文采。在临洮,坚守着文学这方清贫而博大的圣土并且名噪县内外的大都是南乡人。有学者说临洮的北乡属于经济而南乡属于文化,甚至提出了南乡文化现象之说。

  南乡的话题总是与文化有关。

  来到临洮,向南跨过洮河大桥,有一片山多树多、民风淳朴的地方、有一片汉仪与番风共存、发展与落后争衡的地方,这就是南乡了。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