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专题

家乡赋

 2018/09/11/ 15:08 来源: 作者:张恒

  那个叫沙埂的村子不大,六七十户人家,祖祖辈辈一直延续着的传统的农耕日月,平平淡淡走过了许多年。十九岁之前,我的生活就像村前的清水溪,从秋流到冬,又从春流到夏,波澜不惊。在一个溪水盈满河床的季节,我考上了大学,然后顺着溪水的流向走到了外面的世界。也像溪水一样,流走了就没再回头。在父母搬到省城和我一起居住以后,这些年我已好久没回去了。沙埂,渐渐的成为了一种记忆。

  接到儿时伙伴九斤的电话,我觉得有必要回去一趟。除了家乡情结,还有一桩使命,九斤叫我写一篇《沙埂赋》。我在电话中笑,近年来写赋虽然是一种时髦,但基本上都是为一座城市,或是为一个行业、一处风景名胜在写,哪有为一个小村庄写赋的?九斤说,沙埂就是风景名胜啊!拗不过,只得遵命,谁叫我和九斤是发小呢。

  回乡的路总是比思念要长。当我的视线远远缠上那棵皂角树时,九斤的喊声也适时地攀上树梢迎接着我。这棵皂角树距离沙埂村虽有一段距离,但每一个返回乡里的人总是把它当做一座门楼,走近它就等于到了家。尽管好些年没见,但给我的感觉依旧是那么苍翠,那么挺拔,那么深沉,如同一部村史,矗立在家乡的土地上。与以前不同的是,皂角树的根部围起了一道护栏,像是白石山的萤石垒砌而成。皂角树的旁边,同样是用萤石砌成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这棵皂角树的简介,魏碑字体,淡淡的绿颜和树的风貌和谐相融。而在树的对面则是一块巨大的萤石倚路而立,极具象形的三个大字“沙埂村”狂草其中。

  我说,村子还有一段路呢,怎么在这儿就竖起了标识?九斤说,现在的沙埂是一座美丽的庄园,林带、池塘、田园、溪水都是她的组成部分,我们的规划范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九斤把手一挥,像个设计师。我知道,九斤是村长,说话有分量,不是随随便便的。于是,便怀着好奇跟着他向村子走去。

  过去的土埂已变成了水泥路,虽不宽,却清雅幽静。路两旁清一色的香樟树,估计是同一时间栽的,所以刀裁般整齐。这个时节正是百花吐艳的时候,香樟的芬芳流淌在空气里,盖过了路外苗圃里的花卉,以及隔壁池塘里的清荷。隔着樟树,我看到一片片的苗圃,一片片的葡萄园。苗圃里的树色我多数认得,我不知道省城各大公园以及路边广场上那些金桂银桂、桢楠紫楠、白玉兰广玉兰是不是购自这里?还有许多的树种我叫不出名字,似曾相识,感觉很是珍贵。葡萄园则是统一的架构,整整齐齐的葡萄架,青青绿绿的葡萄藤,连地埂也是笔直有序,像是精心设计好的。

  来到村头那口塘,忽地觉得走错了地方。只见近似椭圆的塘埂全用碎萤石铺成鹅肠般的花斑道,曲曲幽幽,凸凸凹凹。这些碎萤石我太熟悉了,村后白石山上到处都是,怎么突然间全部垫到这里来了?不过真是恰到好处,镶嵌在这里确实比散落在山上实用。塘埂边的垂柳环塘而立,烟色氤氲,婀娜婆娑。清清的塘水倒映着柳条,隐隐绰绰,有一丝动漫的味道。顺着柳丝晃动的波纹,沉在水底的白云飘过塘心的小岛,几只鹭鸟悠闲栖息其上。

  我问九斤,这塘里原先的水花生哪里去了?因为它塘水臭了好多年。塘埂上遍布的荆棘哪里去了?我腿上还留着被刺的伤疤。九斤笑,治理啊,这几年我们在建设美丽乡村中,花大力气改水改厕、治乱治污,不仅全村用上了自来水,而且统一建造了标准化的厕所,雨水污水分流,野塘清淤美化,让乡村老百姓的生活也像城里人那样,有个好环境,健康、舒适。

  我惊诧。我以为建设美丽乡村只是一个目标,还需要一个过程,特别是在山区和边远地区,没想到我的家乡早已绘制了蓝图,而且成为现实。

  九斤问我,你还记得这口塘叫什么名字吗?我一愣,还真记不得。我疑惑地说,这塘好像没有名字吧?九斤说,没错,以前是没有名字,不过现在有名字了。你看——

  我顺着他的指向,果然看到一块扁萤石上写着:柳烟塘。我说,现在起的?九斤说,是的。过去农村贫穷落后,这些和我们生活了祖祖辈辈的自然环境有许多就像穷人家的孩子一样,没有一个正正规规的名字。现在生活好了,也要赋予生态环境一种人文情怀。我忽然想起柳永的诗句:“池塘浅蘸烟芜,帘幕闲垂风絮。”此名此景,真是恰如其分。

  回沙埂,村后的白石山是一定要去的。少时家里穷,十多岁就上山帮着大人们捡萤石,卖钱补贴家用。这种青灰中夹杂着萤白,像矾一样的石头,虽不及矾那么值钱,但也是经常有人来收的,于是,开山炸石就成了沙埂人的一门副业。时间一长,白石山被挖得大洞小眼,被炸得遍体凌伤。而且,有不少人在开山放炮中死伤,悲剧连连。

  再登白石山,忽觉找不着方向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从山脚一直绵延而上,抬头根本看不到山顶。走在清幽的山径,馥郁的植物清香扇动着鼻息,滚滚林涛带着风声掠过耳际,清脆的鸟声似远似近,林深不见其影。不见了开挖萤石的塘口和土坑,不见了砍伐后的裸露坡地,不见了荒冢野坟。九斤告诉我,沙埂村保护生态环境首先从白石山做起。我们禁止采挖萤石,把过去的塘口和土坑全部整平植树,清理乱坟岗,开辟新茶园,保护好白石山的植被,使其成为我们的后花园。

  真是一处鸟语花香、环境优美的天然庄园。我站在一处山脊往下看,整个沙埂村掩映在一片绿秀之中,很像是一幅水墨画,亦像是一幅摄影图。小楼挑着树梢,小河撑着拱桥,小路牵着田园,亭台倚着水塘。再也寻不着记忆里的旧景象。

  夜幕还没有完全拉开,文化活动中心门前的广场上,一群大婶大妈们就在路灯下跳起了健身舞,伴舞的音乐和我在省城居住小区广场上听到的是一样的旋律。真是不敢相信,这种城市里的时尚活动居然也延伸到了这里!家乡,在我不知不觉中变了模样。

  站在清水溪的石板桥上,我的心绪如同桥下“哗哗”的溪水。晚风敷贴着我的面额,清凉中透着故乡的温馨。有一阵清润的草莓香味顺着溪水从上流淌下来,浸透我的心田。而时隐时续的秦腔随着悠扬的板胡声,一阵一阵撩拨着我的记忆。忽生叹息,有一种远离的失落。我在想,于这溪畔临水而居,再于侧屋建一书房,抬眼可望青山,俯视可见溪流,闲暇或倚窗阅读,或临帖挥毫。再于小室门楣书丹“醉溪轩”之类的字样,颜筋柳骨,岂不是风雅之至?

  九斤很自豪地对我说,改革开放40来,沙埂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从生态人居、生态环境、生态经济和生态文化几个方面建设自己的家园。这次请你回来,就是想让你这个作家为家乡写一篇赋,镌刻在文化碑廊上。说实在的,我们沙埂没有灿烂的历史,让你写这个赋有些勉为其难了。

  我说,历史是不需要人写的。沙埂诗情画意的今天,其本身就是一篇精彩的赋。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