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专题

亲历按下“快进键”的张掖“和谐号”

 2018/09/11/ 15:09 来源: 作者:蒋兴国

  题记:我生在张掖长在张掖,亲身经历了这座城市从荒芜冷落到热闹繁华的沧桑巨变。也见证了党的好政策在家乡“点石成金”的神奇力量。特别是出行方式日新月异,记忆犹新。40年前中国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南下北上。从最早的绿皮火车、船和汽车,到后来的高铁、民航、自驾、摩托车等等,外出已发展成为海、陆、空立体出行。尤其是第六次提速之后,动车和高铁登场,交通环境有了质的飞跃。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盛,新的交通改变了出行方式,新的出行方式加快了人们的生活节奏。我为伟大祖国的快速发展和繁荣昌盛而感到骄傲。

  青春:抹不去的记忆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甘州区龙渠乡白城村度过的,到了学龄就到张掖城里上学了。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农村没有像样的大路,连接村子的都是田埂土路,只有进入乡镇才会出现柏油马路。当时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记得1979年春天,我从白城村,坐着爷爷的“永久”加重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向张掖城走来。50华里的路程,尽然用了两个多小时。那时候,坐一辆自行车的感觉不亚于现在坐辆小轿车的感觉。到城里,没事就坐在院落的大门边好奇地看着过往的车辆。由于生长在农村,所以十分留恋农村那无拘无束的生活,一到暑期,就迫不及待地要到农村去。那时候总感觉从白城村到张掖城里是那么的遥远。在离我爷爷家不远的南关候车室买上回家的车票,在吵杂的候车室里烦躁地等待着检票员呼喊去龙渠的班车就要开了。栅栏一开的瞬间,乘客门像泄洪的河水,蜂拥挤向静候在停车场的大巴。我人小机灵,一般都能抢到靠窗的座位。两个小时的行程,我都是趴在窗口,眼望着窗外车轮激起的滚滚尘土,夹杂着黑色的尾气,消失在公路两旁的田野。田野的麦浪在秋风的吹拂下,泛着金光彼此冲刷着向前翻滚,麦浪中幻化着一个个儿时的梦想。班车上大人们开始都在大声的唠着家常,后来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打起了瞌睡。只有那勤快的女人,抓紧在织那永远也织不完的毛衣。在风和日丽的时候,我也会随大人从白城村步行到城里,目的就是为省下每人两毛钱的公交车费。走路虽然很累,但一路能观赏到从农村到城市的景色变化,还能不时在路边采到一些野花,或捉到一两只蚂蚱,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

  20世纪80年代中期,摩托车开始逐步成为了人们的新宠。那时,摩托车是家庭富裕的象征,骑着一辆摩托车游走于大街小巷无疑会引来不少羡慕的眼光。80年代末,村子与村子之间修了公路,虽然是简单的碎石铺成的路,但已经通了农村公共汽车。但我还是愿意骑着自行车到乡下去。原因很简单,一是能省车钱,二是农村公共汽车班次少,站点稀少,两头都得走路,所以还是自行车最方便。记得我结婚后不久,有一次和我爱人骑自行车去白城村探望姑妈,一路上两人骑着车,说着话,一路欣赏着路边的风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记得那是一次最愉快、最轻松的骑行。更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后来每次回老家,村里总停着几辆车,汽车在农村也已不再是稀罕物了,一个远房的堂弟还买了辆中巴跑班车,仍然住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有摩托车。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白城村开通了公共汽车,公交车是全新的空调车。车辆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远处高楼像雨后春笋般成片的矗立在广阔的田野上,幽雅时尚的街头景点,错落有致的景观绿化,组成了一幅流动的画面。

  求学:奔走在兰新线上

  20世纪90年代我上本科的时候,从张掖到兰州,坐的是那种编号为K字母且四个数字的绿皮火车,近一千里的路程要用8个小时,通常还晚点一两个小时。西北往内地的路线,不是人流最多的,但暑假寒假那个挤啊,大大超出了今天90后,00后的想象。好在那个时候,学生一般都可以提前订票,买得到座位。而站着回家的,几乎全都是农民工。我见多了旅客排队买票的艰辛,有的旅客通宵排队等待,有的排队两三天也买不到回家的票。严寒天气下,焦急、委屈、愁闷交织在一起,有的旅客坐在行李上默默流泪,甚至全家都要出动,带着被子、拿着吃的喝的在窗口前排队。携带大小不一行李的旅客,购买一张小小的车票后进入候车厅,不大的候车厅被旅客填满,凳子早已不够用,旅客们有的坐在行李上,有的索性躺在行李上睡一会。每次上车的时候,无论有票的还是没票的,都一窝蜂往车上挤。我对放假回家的第一印象就是:我背着一个包,提着两个包,与同学一起,从第一节车厢狂奔到第十几节车厢,然后被后面的人推着挤上了车。上车后不到一分钟,车就开动了。我记得火车广播里号召大家发扬风格,让站着的乘客挤一挤。大家真的很友好,四个人的坐位,挤了五六个。火车过道里人贴着人,想蹲下来都没有办法,连厕所里也挤着好几个人。放假回家那种路途的遥远、时间的漫长、竞争的激烈、拥塞以及不安全感,让我对“男儿有志在四方”的观念产生了极大厌倦。所以,本科毕业时,我找工作坚决要回到张掖。后来我就在家乡的中学当老师。

  省亲:踏上西去的“和谐号”

  近年来,随着高铁的飞速发展,快捷、舒适、安全的高铁越来越受到旅客出行的青睐,尤其是每逢小长假,由于假期较短,周边的短途旅游、探亲走访成了旅客假期的首选。一条条高速铁路,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早就对风驰电掣的动车欣慕已久,2017年暑假到乌鲁木齐看望我的导师,由于导师生病住院,去的时候特意坐的是动车“和谐号”,近三千里的路程,仅用了9个小时。动车停站时间只有1分钟的时间供旅客上下车,比起飞机航班的时间,要精确得多、准时得多。驶出市区之后,动车渐渐开始展现出自己的本领来,速度越来越快,车厢前方的电子屏幕上不断刷新着最新的即时速度纪录――160、178、203、230。动车贴地面风驰电掣地“飞行”,就连“风吹石头跑”新疆达坂城的风速也比不上“和谐号的速度”。“和谐号”不仅意味着速度,更意味着和谐,它标志着中国铁路对和谐理念的躬身践行。“和谐号”不仅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硕果,更是科学发展、共建和谐的结晶。

  体悟:“和谐号”助推中国梦

  曾几何时,一张小小的车票、机票或者船票,牵动着千万归乡人的心。在这40年间,外出旅客量一直呈直线上升的趋势。飞机太贵、汽车太慢,性价比上的优势让铁路成为大多数中国人出行的首选。特别春运时节,各地火车站人山人海,旅客多、运力有限、彻夜排队买票、拥挤不堪的绿皮火车、火车临时改成的客运“闷罐车”,真可谓是“一票难求”。为了能让更多人买到车票,铁路部门增开成百乃至上千个售票窗口,租用体育馆售票、开出流动售票车售票……随着科技的发展,铁路一步步从手工售票向计算机售票的转变、区域联网售票向全国联网售票的转变、人工售票向自助售票的转变、传统企业系统模式售票向互联网电子商务模式售票的转变。12306上订票、手机支付、刷身份证取票、车上能充电能上网看视频、还能订餐送到座位上。从农民工专列、学生专列,再到更多的便民举措、“绿色通道”,志愿者为旅客进站上车提供帮助,让出行旅途多了份温情和温暖。和谐号、复兴号,高铁在提速,人们与家的距离在“缩短”。特别是近五年来,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成为了中国“新四大发明”。中国路、中国桥、中国港、中国网,一个个奇迹般的宏大工程托举起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我们有理由相信,2018年,按下“快进键”的张掖“和谐号”将会以更加高效,更加便捷的速度,奏出新时代最强音,沿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轨道高歌前行。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