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专题

七叔

 2018/09/12/ 11:33 来源: 作者:田际洲

  自从田地包下户后,七叔就把种田种地和养牛当成了自己的乐事,从没撒过手。我打小就知道,上坡之时,七叔手里少不了四件宝物,第一件是旱烟锅子,第二件是茶盅子,第三件是锄头,第四件是牛索子。

  而且老早就知道,七叔每天一出工,天不黑不收工。他老人家把一大家的田地全种上了,没漏一寸田,没甩一锄地,只要不是栽秧搭谷抢季节,他老人家就一个人成天在田间地头干自己的活。七叔又是热心肠,找他的人又多,谁要找七叔说事,非赶早摸黑不可,要不到田间地头去找。

  早在五年前,我就听说,快到七十多岁的七叔还在养牛,而且养的还是一头黄色的奶牛,每年下一头小牛崽,七叔还叫黄色老牛为老黄。七叔除了爱种庄稼,再就是喜欢养牛,上坡出工之时,牛索子是他的随身之宝。

  过去一直听说,七叔一年卖牛的收入不到两千块,还不够老人家的酒钱烟钱。而在四年前,我就听媳妇说,老人家种的田地增加不少,全家六人的包产田包产地还是全由他种上,他还把三四家外出务工人户的包产田全说下来种上了,一年要收五六千斤稻谷,要收几千斤玉米和花生。

  每年要收的稻谷、玉米、花生,七叔把稻谷分一些我的三个堂兄,剩下的打成米自个卖钱,几千斤玉米,上千斤花生,让我堂兄用皮卡拉到镇上,玉米卖酒厂,花生卖油厂,一年下来,七叔要卖好几万块。

  不用问也知道,七叔农商行卡里的存款数字,早就到六位数了。我仔细算了算,七叔快满八十岁了,身板还是那么硬朗,还在种庄稼,还养着奶牛,我于是不时与媳妇说,七叔就和我老汉(父亲)一样,田和地就是他的命。

  当地人都知道,七叔又特别注重亲情。年轻时候,哪家需要人手帮忙,不管是奔东去西,还是肩挑背磨起房架梁,咱七叔从没推辞过。三亲四邻的一些红白喜会,哪一次都少不了有他,不仅要代主人家接客接礼,还要送礼。在近几年,一般人送礼是一百两百,而他老人家一出手,不是三百就是五百。

  去年夏天,七叔家的老黄产下的最后一头小牛崽,透身金黄,听七叔管它叫小黄。小黄平日看上去十分温驯,老黄到哪儿,它就跟到哪。而要是一不见老黄了,它就乱跑乱踏乱撞,顽劣不驯。

  眼看小黄快满一岁了,七叔想到自己上了年纪,夏天一到,就把老黄牵下山去卖,而牵出不到三里地,七叔就接到七婶的电话,说小黄不见了,七叔只好牵着老黄打回转,直到天黑才找到,它躺在五里之外的地沟里,七叔辛辛苦苦种的一块玉米却遭了殃,早被它捣踏得一干二净。

  过了些日子,七叔又牵着老黄下山,可刚牵出没走多远,七叔又听到七婶在喊,说小黄又找不到了,七步又牵回老黄去找,一直找到太阳落山,才在离家四里地之外的田沟里找到,七叔家那块快熟的稻子没有收到一粒。

  眼看入冬了,七叔又想,到了冬天,价钱低不说,很少有人买。细心的七叔想到前两次让小黄给搅黄了,就在小黄头上按了一副夹板,再用一条绳子拴在粗木桩上,七叔这才放心地嘘着小调,牵着老黄出门下山。

  这天说来真巧,我正赶回老家去看新楼房建得怎样。刚一爬上那道山梁,我就远远地看到七叔牵着老黄下山,就赶紧跑上前去,向这位唯一健在的老叔打一声招呼,递上一支烟从广东带回去的细杆儿云烟。

  与七叔还没说上两句话,我忽然听到咱老院子方向传来七婶的声音。天啦,这又怎么得了!我还看到,附近的男男女女都一齐往那边奔跑。出门之时,媳妇告诉我说,今天有师傅拆模。

  自己房子是小事,施工的人员安全才是大事。虽然是包工,签有承包合同,由承建方负责安全,但我毕竟是房子的主人,而一旦出了事,暂不说经济损失有多大,要是出现人员伤亡,麻烦可就大了。

  咱们院子里出事了,我先去看看。你老人家慢一点儿回,不要着急。来不及和七叔寒暄了,我拨腿就跑,一口气跑到老家的院坝口子,直问正在替我施工的侄儿出了啥事。正在施工的侄儿一指七叔家的瓦房顶说,三叔眼睛真大,七爷家的房子顶上,不是站着他家的小牛儿吗?

  还有这事?我转身一望,果真看见七叔家的小黄站在七叔家的瓦房顶上东张西望。侄儿又说,三爸刚才还没看到,这个家伙,早就在房顶上跑了一大圈儿了。我连忙招呼站在边上看热闹的几位嫂子,把七婶扶好,千万不要让她老人家挨近,不要进屋拿东西。

  安顿好七婶,我赶紧打七叔的手机,叫他老人家赶紧把老黄牵回来,说小黄跑到你老人家房子上去了。在电话里,我听到七叔先骂了一句,妈的,你小黄又把老子的好事搅了,后就听老人家说,我马上回来。

  等七叔牵老黄回来时,我让一些师傅停工休息,并叫我媳妇亲自照看七婶,生怕七婶进屋取东西。我又问七婶,小黄是怎么上的房子。连叹了好几声,七婶才说,你七叔把老黄牵走之后,它在柱子上蹭破了夹板,磨断了绳子,就跑了出来。后面的房子是老土墙屋,不高,它一步就跳上了。谁不晓得卖钱,可又有几个知道,母子连心?

  等了大约半小时,七叔牵着老黄一上院坝,我就听到小黄打了一声响鼻后哞哞地叫了几声,后就看到它转身下了脊梁,接着就是一阵哗哗啦啦落掉瓦片的声响,不一会儿就看见小黄一蹦一跳地来到老黄的面前,又亲又吻。

  总算有惊无险,我和侄儿去看七叔家的房子,六间瓦房有四间的房顶被小黄踩成了大窟小洞,露着檩木和椽子。我叫侄儿安排三四个人,马上把我建房支模用的花胶布给七叔盖上,担心天一下雨下雪,咱七叔和七婶没法住。

  这一次回到家乡,我有一周时间住在老家。等浇筑楼板的养护期间,我每天都要上去一趟七叔家。看到我一回去,七叔马上丢下手里的活计,端出茶几,提两把凳子,端出茶杯,我们叔子俩就坐在院坝里,喝茶拉家常。

  秋风萧萧,七叔一字一句地给我讲了咱们家族的发展。我们的曾祖,来到这边是四弟兄,我们的曾祖排行老二,时间大约是清朝乾隆末期。我们祖父能写会算,特别能干。到了我们爷爷这一辈,共有六弟兄。我们面前这几口大田,是我们六个爷爷起早摸黑挑出来的。讲到这里时,七叔伸手往前一指。

  听了七叔讲了咱们家族发展,我才终于搞明白,七叔为啥不搬到镇上住,为啥不离开老院子,因为这一片土地,象一面烧红的烙铁,已经在老人家心上烙下了又深又红的印痕,永远抹不掉了。

  向七叔七婶辞行时,我抱着几把早上散步时在田坎上割的青草,先去七叔家的牛棚,看到还没长角的小黄挨着老黄的肚子安然地躺着, 用小嘴亲着老黄。我把青草打散,放到这对母子跟前,而后上前,捧起小黄的脑袋,来回抚摸它那长角的地方。它不蹦又不叫,是那么温驯。

  从牛棚出来,我只看到七婶弓着腰,一根一根地捡着地上的花生杆儿,就过去道别。我来看一下你七叔养的牛,接着就动身出门。七叔和七婶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上坡干活了。七叔呢,他老人家是不是又上坡了?

  你七叔上坡背花生杆儿去了,回来做柴烧。听到是我的声音,七婶伸起腰,拭了一把被皱纹挤压成一条线的老花眼,眨吧了几下,后就不舍地说,你们两口子和娃娃过年一定要回来,我给你们把汤圆米泡起,打了先滤干,软和又新鲜!谢过七婶后,我说过年的汤圆我们回来后自己泡,两天就能吃上。

  知道七叔还要好一阵子才收工,我只好出门走了。走了两里地,我回头望了望咱们的老院子,我看见七叔扛着一大捆花生杆爬上了院坝,小黄一蹦一跳过来,来到老人的身边,还哞哞地叫个不停。

  正在转身离开,突然看到一道雪白的炊烟从七叔家的瓦房顶上升起,我仿佛看见,跟母亲一样慈祥的七婶正把一把干枯的花生杆儿放进那口柴火灶里。花生杆儿啪啪地燃烧,红红的火苗直舔锅底。灶头上的大铁锅里,炖着一块香腊肉,在滚开的水里咕咕地跳跃,这肯定是七叔晚上的呷酒菜。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